漂(四):莫辰(2)

看起来,今夜,莫辰的心情确实很好。于是我问他:你还没有告诉我,为什么那晚你会在那里?
“六个月前,我终于找到了梅山。然后和你一样,经历了一样失望万分和不甘罢休的心情。两个月前的那个晚上,是我最后一次去梅庄。我坐在那级冰冷的石阶上,思考我的未来。天下是很大,我却找不到自己的去处。似乎这么大的世界,不能有自己的一个天地。那时我很沮丧。刚好碰上了你。”他转过他来,狡黠地笑,眼睛似乎在说“真的很不巧”。

我笑了。心里想:比起现在精神焕发的样子,他那晚“苦大仇深”的样子倒是非常滑稽。
池塘四周长满清一色的一种草。很像家乡的车前草,叶片宽长宽长的。不过叶缘没有那么那么大的弧度,显得笔直些。我看着那些叶片,月光在宽大的叶片上流过。
莫辰看我对着那些草儿出神,说:这是南方的夜萍草,是根生的。可是它也开花,结果。它的花期总是很短,从开放到凋落,只不过一两天的时间。然后就结果。它的花系发育不完全,所以每到秋末,长到一半的小青果就会脱落。之后这草会很快得死去,因为它捱不过寒冷的冬天。
真是种不幸的草,造物主既然赋予这么凄凉的命运给它。可是你看它现在,还长得这么朝气蓬勃。
莫辰在说完这段话后,刚才活力四溢的脸色也淡了些。似有一层悲伤从他眼前滑过。
然后他扭过头,有些发痴地看着那些夜萍草。
我有点儿困惑。
一个人对一样事物特别在意,总是有特别的原因的。

暂无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漂(四):莫辰(2)

© 2010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