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枫

从2013到2015

这两年,我走了很多地方。无论是靠近哈萨克斯坦的喀纳斯或者在俄罗斯旁边的满洲里,无论是水墨画般的漓江或者多年未能成行的小卫家,以及那些我未想到会这么早就开始走的神奇之地。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成为旅行爱好者,只是心情很不好的时候,会跑出去,在那些纯净的山水里行走,在广阔的道路上行走,在和那些陌生却愿意互相交谈的旅人诉说的过程里,心情似乎可以慢慢地平静下来。只是,这两年,总觉得,是这样得难过。就算我在一路上有那么多的美好时光。也总是觉得这样难过。 失意的时候忍不住会想,为什么人生要遭遇这样多的挫折?这个时候,总是不…

继续阅读
老挝孟外的河边
羽木集:走过的时光

一年前的今天,2014年4月30号,我和弟弟在昆明回家的飞机上,那个时候,我们刚刚结束两个月的长途旅行,我的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,我以为我已经积攒了足够的力气去对付我要克服的困境。 一年了,我没有成功,彻底地失败了。我无法接受自己到了这个年龄仍然离自己的梦想如此遥远的事实。我不愿意继续在这样的生活气氛里消耗掉自己最后的气力。 但是,我非常地困惑,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地失败呢?是因为我的自私么?为什么我会这样深地伤害到我最亲近的一个人?她跟我说,让我回想这些年我的心路变化。我那个时候想,我已经不愿意再去…

继续阅读
湖光掠影

九月份,天气正在酷热,一群面貌年轻的人,在一栋宿舍楼的空心层排着歪扭的队伍,眼睛里面带着新奇,陌生,还有兴奋,左看右看,不时有人踮起脚,好似希望能够看到更新奇的事物。

继续阅读
龙眼树?荔枝树?(五)

话说回来,离开家乡也真是好多年,龙眼,荔枝还真有点淡忘,看这叶子和花,认真看,还真的有点像龙眼,当然,也可能是荔枝。。。 具体龙眼和荔枝,不结果,怎么知道是哪种?眼前的形式,万万不能露馅,于是,cjx重温了未知来电的功课,非常肯定地告诉雁子:这是芒果树!

继续阅读
龙眼树?荔枝树?(四)

两个人就这样在“鸡生蛋和蛋生鸡”这样无休止的讨论中纠缠,这个时候,无聊的乌鸦老兄实在没地方玩了,又飞了回来,它下落的瞬间,特地张着翅膀想做一个盘旋的英雄姿势吸引美女的目光,结果差点没抓住树枝,外面一阵阵的响动: “哇!哇!哇!”

继续阅读
龙眼树?荔枝树?(三)

这只热爱胡思乱想的小鸟正在那边摇头晃脑,品头论足,不料cjx眼尖,迅速发现了对自己女朋友多看几眼的可疑目光 – 真是猥琐!于是他狠狠地盯着那只鸟,立马提醒并微含醋意道:看!一只乌鸦!

继续阅读
龙眼树?荔枝树?(二)

cjx,他好像每天都很忙,好像永远有做不完的事情。 “坐正点,不要像座山一样!坐直一点吗!”,不是未知来电,这声音来自身边。 “听见了没有啊!”音调似乎有所提高。 cjx又从网络世界里面回来了:“嗯。。。好。” 飞走了的黑鸟大概也无处可去,于是又折了回来,发现屋子里有了动静,它就又跳着小脚,眨着眼睛往里面望。

继续阅读
龙眼树?荔枝树?(一)

清晨,一缕阳光,穿过窗外的枝叶,洒了进来。 cjx抱着薄被,滚了几滚,有点儿挣扎,这么好的天气,太适合睡懒觉了,无奈关键时刻尿急 — 只好上厕所。 尿急这件事情,不好评价。比如此刻,它硬生生地让懒虫cjx起了床,你能说它是坏事吗?

继续阅读
枫带来的故事

周末的时候,枫建议说去南江滨走走,看得出她很想去,我也就不在反对,她查好路线,一会儿我俩就在公交车上了。 似乎,已经真的很久没有一起出去走走了,忘记了上次是什么时候,又是哪里,我想,可能是西湖吧。

继续阅读
眼中:枫同学的网购

我们先看看枫同学网购时候的情形吧: 只见枫,上半身前倾,目光很专注,表情很严肃,不苟言笑,眼镜架在鼻梁上,头发稍微有点乱,但是她一点都毫无察觉,眼睛转来转去,只盯着屏幕里面的衣服,裤子,护肤品,灵活的前爪,抓着鼠标,有规律地四处游荡,尤如她的目光映在电脑屏幕上的闪烁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