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大学

夜路冥想(二)

十三年前,我8岁,总是喜欢在老家于富林店铺的小巷里跑来跑去。 我6岁的时候,上幼儿园,是一个好孩子。富林店铺的老板那时候还略显年轻。每次见到我,就往我的手里塞一颗糖果,然后嘱咐我,“好好读书!别告诉家里我给你糖果了。” 小小而有天真的我,总是满面笑容的一边嚼着糖一边点头。 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已经是这样地被过分地期望了吗? 这过分的信任,却要带着痛苦,和我一起在今后的旅途中一齐漂泊。

继续阅读
夜路冥想(一)

郑伊健在《古惑仔》里,看到大天二死后,沿街喝酒直至醉倒桥头地片断,常常在我的梦里出现。 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会想起那个人。 每次夜里散步时,总是很凑巧地碰上他,而他的手里总是很凑巧地拿着一瓶饮料。他总是很旁若无人地在周围匆忙的行人边慢慢地走过,眼神很安静,似乎是在一个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里漫游。

继续阅读
随便写写

星期五的下午,离下班还有3个多小时。连续加了4天班,好像有点不想干活了。很像读书时代不想读书的样子,不同的是,那个时候老师在讲台,你们保持着距离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至少写写东西看看闲书没有问题,现在,我的部门主管就在我的身后,我要是这么不思进取的拿着工资不干活(当然现在没有工资,现在是可怜的实习生),也说不过去。有点儿累,想个法子打发这个下午吧。

继续阅读
酒后

我相信酒是这样的一种东西,它不是解渴的饮料,而是放纵情感的解锁者,或者说,是让理智滚蛋的恶鬼。 不喝酒已有一段时间,我自己想起以前喝酒的经历,对自己要喝酒的理由感到非常难以接受。我以为那时候大多的喝酒只是颓废着的一时冲动而已,弱小,卑怯。当然也有好的,譬如和智航的喝酒,充满着青春的激情。 总的来说,我在后来,已基本找不出自己要主动喝酒的理由。我已活得如此逍遥自在,无牵无挂。对人生对自己关系亲近的人,我都尽量地掌握应该的尺寸――不至于太伤害朋友,可以的话,希望可以关心。而自己的位置,永远是在一个不能被看见的角…

继续阅读
喝酒

很早就想写一篇关于喝酒的文章,在日记中尝试过,很不满意,于是再涂鸦。 是二十岁的时候我开始喝酒,蛮偶然,刚好心情不愉快,朋友提议喝酒,没有想太多,以后就这样开始喝酒,家里不知道,也不希望被知道。 喝酒的时候,觉得很奇怪,身体越变越轻,渐渐感到没有重量,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,人很颓废的样子,又很真实,很怀旧,很难过。 身体会慢慢地发一点微热,疲倦而淡淡地笑,有说话的冲动,人处在很矛盾的状态,无论什么事都是想又不想,呵呵,可见理想与现实永远矛盾,可见我根本没有醉,还是摆脱不了理智,呵呵,谁也别想醉。 喝酒不过是…

继续阅读